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聪 > 在中国,顶尖的社会科学家也不算东西

在中国,顶尖的社会科学家也不算东西

《中国青年报》3月2日载文,披露作为中国历史学界顶尖的学者之一的刘起釪蜗居在南京市郊的一处养老院,贫病交加,苟延残喘。

报道中最妙的是这一段:刘起釪的的“忘年交”、中国社科院历史所古代思想史研究员吴锐在了解到刘的困境后向院里建议给刘配助手,为他整理相关的资料。但这个建议未被采纳,领导的理由是:“刘先生的级别,不够配助手。”

《中国青年报》报道“老无所依的史学大家”的链接为:http://zqb.cyol.com/html/2011-03/02/nw.D110000zgqnb_20110302_1-10.htm?div=-1

刘起釪非无名鼠辈,而是200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首批遴选出的47名荣誉学部委员之一。据说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的级别与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比肩,在官本位的中国,应可以享受“副部级”的待遇。

但“副部级”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居然不够资格“配助手”!待遇与他们的科学院和工程院的同行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得不令同是社会科学家的笔者唏嘘不已。

再过一、两年,中国将由社会科学家担任最高领导,这种重自然科学与工程、轻社会科学的局面是否会改变?



推荐 30